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 登3代理神枪手易思玲这十年

神枪手易思玲这十年

2022-09-17 02:33:32登3代理655人已围观

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子10米气步枪金牌得主、现任广东射击队总教练易思玲

  从伦敦奥运夺金到出任广东射击队总教练

  易思玲是个爱笑的奥运冠军,笑起来很漂亮。如今已33岁并有两个孩子的她,依旧像个女孩一样,总是神采奕奕。

  2012年,在伦敦为中国代表团斩获首金,她举起步枪时冷静果敢的样子,让全世界记住了这张俊俏的脸庞。

  清华、伦敦、里约、黄村……十年时光不经意间从指尖滑过,现在的她是广东射击队总教练,肩负培养年轻一代运动员的重任。

  “每年我都会翻看当年的训练笔记,看着纸张在一点点发黄,岁月就这样流淌而过。”回忆往昔,易思玲这样说。如今,她把自己的微信来电音乐设置成《漫步人生路》,接下来的旅程,她将继续驰骋下去,亦如十年前伦敦夺冠时那样坚定沉稳。

易思玲在教队员调整气步枪

  “决赛前夜,我在洗手间内反复举枪”

  2012年7月28日,易思玲在伦敦奥运会射击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中,以总成绩502.9环夺得金牌,为中国代表团拿下伦敦奥运首金。至此,易思玲用不到三年的时间成为获得该项目奥运会、世锦赛、世界杯总决赛、亚运会、全运会金牌的大满贯得主。

  新快报:十年时光匆匆而过,回想在伦敦夺冠那一天,一定有很多事情让你记忆犹新,再给我们分享一下吧。

  易思玲:伦敦奥运之前,我已把世锦赛、世界杯总决赛、亚运会、全运会的冠军都拿到了,只差奥运金牌就是大满贯,所以那时候自己压力特别大。比赛前的一晚,我怎么也睡不着,一直到凌晨都是清醒的。

  因为当时房间很小,我为了不吵到室友,就去洗手间坐着,一次次重复自己举枪的动作,一次次看我的比赛方案,想到底应该怎么打。当天是上午9点比赛,到凌晨4点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必须睡一小时,但实际上那一小时也是半梦半醒的状态。等起床出发时,去赛场的路非常远,我吃不下东西,当时确实压力非常大,也感到非常焦虑。

  新快报:决赛时你的发挥非常稳定,最终顺利摘得金牌。回看当时的录像,你在领奖台上有一个咬金牌的动作,那个动作是之前设计好的还是临时想去尝尝金牌滋味?

  易思玲:其实我都没有想过要去咬的,当时听到下面的人喊,咬一下看看是不是金的,我就咬了一下,现在那块金牌还有牙印。

  新快报:回想伦敦的夺冠之路,当时你最担心的是什么?

  易思玲:还是在资格赛上,我怕自己打不进决赛。当时资格赛要打40发,我想一定要把这40发挺过去,刚开始一直都很顺利,到20多发的时候出了一个9.9环,其余的都是10环。这是一个小小的遗憾,最终我以399环与波兰选手并列排名第一进入决赛。

  进入到决赛后,我印象很深的是总教练王义夫,他竖起大拇指和我的大拇指做了一个相碰的动作,虽然没有说话,但这种无形中的鼓励给我了巨大的帮助,帮我释放了很多压力。

  新快报:在女子10米气步枪项目上完成大满贯,目前全世界只有你一人。这种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感觉一定很棒,能给我们分享一下吗?

  易思玲:其实我觉得拿完(大满贯)以后,真是感受到那是一种享受,就是当你开始拿第一个冠军,就会想要去拿下一个冠军,然后一步一步这么走,在过程中的确是一种享受,而不是很痛苦,就是有点上瘾的感觉。

  “清华时光非常美好,微积分把我弄哭了”

  作为一名运动员,易思玲在训练和比赛中都追求完美;而在大学校园,天性不服输的她同样勤奋好学。在清华大学读书的时光,给她留下了美好的回忆,现在她还经常想起那些与微积分等科目“搏斗”的日子。

  新快报:伦敦夺金之后,里约奥运会时能感受到你的压力同样不小,但你依旧咬紧牙关摘得一枚铜牌。

  易思玲:伦敦之后我想重新再来一次,我觉得我长大了,经历了很多。但让我重新从1回到0,我从思想上是回不去的。我一直在追求完美,觉得我不能服输,可能就是太固执了,如果不是最好的,自己心里就会有点失落。这个误区后面也走出来了,里约的时候枪械有些故障,虽然有遗憾,但总体非常满意。

  新快报:在我印象中,射击运动员都是比较冷静的性格,甚至生活中可能是不愿意表达或者不善言辞,但我觉得你正好相反,你是那种特别乐观而且很放松的状态。场上场下的反差是怎么做到的?

  易思玲:生活中是这样子,但是在训练场上或比赛的时候又是另一种样子,每个运动员都有共性和个性。我平时跟运动员开玩笑时经常说,叫我姐姐不要叫阿姨(大笑)。

  新快报:2017年全运会时,你是怀着孕参加比赛,那之后就退役了。当时是怎样的一个考虑?

  易思玲:那时候怀着老大打比赛,那次赛事给我和孩子都留下了一段珍贵的回忆。后来退役主要就是家庭原因,那时候我觉得自己需要一个转折点,在人生这个阶段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了。2017年全运会后我有了第一个孩子,2019年我又有了第二个宝宝,他们的到来给家里带来太多幸福时光。

  新快报:2017年你说自己在清华大学的学业还没有完成,后来是什么时候完成的?

  易思玲:我是2011年入学的,2018年才把本科念完,后来到清华社科学院念体育管理专业研究生,到现在还没有完成(笑),还剩下答辩和论文。

  新快报:在大学学习和比赛时一枪一枪克服困难,是不是感觉不一样?

  易思玲:其实我学习底子是比较弱的,但我还是蛮好学的,经常请教大家,他们也愿意教我。有一些科目比如微积分,对我来说太难了,加上那会儿我参加比赛也多,花在这一科上面的时间就有3年,老师也很关照我,休赛期会给我补课。我知道自己底子薄,听不懂的时候就很愧疚,默默掉好几次眼泪。不过现在想起这些,都是我在学校里的美好回忆。

体能馆,易思玲在看队员训练

  “全方位服务广东射击队,三年后大湾区全运会争金”

  今年1月起,易思玲成为广东射击队总教练,肩负培养年轻一代射击运动员的重任。从十几岁来到黄村体育训练中心,到三十多岁再次回归,一切都是那么熟悉。身份转变后的易思玲目标非常坚定:三年后在家门口的粤港澳大湾区全运会上全力争金,更希望能够带出下一个世界冠军乃至奥运冠军。

  新快报:当年从黄村走出前往国家队,如今又回到黄村,从起点回到起点,你一定有很多感慨。

  易思玲:这种感受我觉得很微妙,就是从一个学生、女儿到妻子,然后再到母亲,又从运动员转型为教练员。我希望自己在做任何事情时都要考虑好,然后一如既往地做下去、坚持下去。

  广东是培养我的地方,就像填志愿一样,广东就是我的第一志愿,十多岁来到黄村基地,三十多岁重回这里,一切都并不陌生。我现在在总教练这个位置上,希望能把他们带好,带得更远,希望这里走出下一个世界冠军乃至奥运冠军。

  新快报:相信每一次身份的转变都不容易,当时在成为总教练之前,自己在心理方面做了哪些准备?

  易思玲:以前是被服务的对象,现在是要服务别人。我作为总教练,就要把运动员和教练员拧成一股绳,我要带着他们往前冲,我们现在配备了一个团队,包括心理、科研、体能等多个方面,做好全方位保障。

  新快报:2025年全运会就将在粤港澳大湾区举行,广东射击队主场作战,压力也是不小。

  易思玲:前一阵我去各地市进行调研,广州、深圳、东莞这几个城市射击开展得都挺好,有很多优秀的苗子,他们很能吃苦。现在省队内的选手,他们也具备很强的实力。我会把自己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他们。2025年的粤港澳大湾区全运会,我希望能够带队拿到冠军。